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最新棋牌 > 肯扬马丁 >

台湾流行文化发展里最重要的十年:2000 - 2009

发布时间:2019-08-06 18:23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台湾潮流文化,在经历 80 年代美国好莱坞电影影响,让美式休闲品牌大红(如 Polo Ralph Lauren、Tommy Hilfiger)到 90 年代因为日剧、日综与日杂的直线式喂养,所引发掀起的日潮盛世,到 00 年代 开始有了微妙改变,那就是台湾潮流文化已积蓄足够养分与能量,准备进入台潮的「自产」时代。

  台北潮流文化主要分为两个据点。一是西门町、二是涵盖忠孝东路与圆环一带的东区。如同东京里原宿一般的西门,是历年来许多街头品牌的发源之地,其中西门町昆明街 96 巷最早因为贩卖大量美日二手古着被称之为「二手街」,后因为本土潮流意识崛起,在巷内地板铺满美国国旗,之后便有了「美国街」的别称。根据西门町促进会统计资料,00 年代的西门町平均每月至少有 8 亿台币(相当于人民币 1.7 亿)产值,可见当时西门町的买气确实不容小觑。

  而在台北能够与西门抗衡的人气街区,莫过于走高端路线 年代较具代表性的店家包含全台北最先引进时装品牌的中兴百货、永三小雅,到中后期带起日潮炫风的 R.P.M Network 与 The Complete Studio 都是插旗于此。因此在台北,若你想知道本土街头的流行趋势就到西门,想买点洋气的欧美日港舶来品牌就走一遭东区,成为数十年来潮流爱好者的默契。本次 HYPEBEAST 将带读者一同自 2000 年开始回顾,从运动、品牌、音乐到潮流媒体,看看台湾潮流文化的十年脉动。

  台湾第一间滑板专门店 JIMI 成立于 1989 年,店铺最早选址国父纪念馆周边地区,主要因为当时国父纪念馆是台湾滑手的最大聚集地。而这股滑板风潮从 90 年代后期便开始预热,到 2000 年初期正式引爆,当时几乎所有年轻世代人脚一双 DC 滑板鞋,而 JIMI 也在这个时候选择入主东区。

  回忆起这个台湾滑板品牌最兴盛的年代,2006 年加入 JIMI Skate Shop,目前负责店面销售与营运的 Trix Tang 说:「其实滑板风潮最兴盛的时期,我还只是一个国中生,但当时的 JIMI Skate Shop 主要分为两间店铺:Funbox 与 Kream 。Funbox 以贩售专业滑板品牌的服装为主,而 Kream 的部份则更为街头调性,当年像是 Freshjive、Zoo York 听说都是店内一进货,就随即售罄的热门品牌。」Trix 认为滑板品牌会造成大流行,主要是因为当时台湾的学风开始松绑,大专院校逐渐有了滑板社、热舞社与热音社,而楦头较宽、穿着舒适的滑板鞋不仅好看,同时更符合年轻人喜欢与众不同的特性(00 年代台湾的年轻世代,球鞋选择多半以篮球鞋为主如 Nike、Jordan Brand 或 AND 1),因此鞋型特别且售价亲民的滑板鞋款,自然首当其冲的成为喜欢求新求变的年轻世代首选。

  鞋型特别且售价亲民的滑板鞋款,自然首当其冲的成为喜欢求新求变的年轻世代首选。

  2000 年当年流行的滑板品牌除了 DC 外,还有 Obey、Brixton、Ecko 与 World Industry 等。其中上文 Trix 提到,同样隶属 Ecko 集团的 Zoo York 更因太受欢迎,还与 JIMI Skate Shop 推出了联名的皮袖棒球外套,并在发售当天销售一空,可见当年滑板风潮的热度。而这股滑板热在 00 年代后半因为街舞与饶舌音乐兴起而略有退烧,直至近年因 SUPREME 成为大势品牌后才重新回温。

  这股滑板热在 00 年代后半因为街舞与饶舌音乐兴起而略有退烧,直至近年因 SUPREME 成为大势品牌后才重新回温。

  即便近年声势稍略有下滑,但当年 Subcrew 在台湾可是丝毫不输 CLOT 的当红潮牌

  以 2018 年的现时点来看,目前最能独当一面且与国际接轨的香港潮流品牌,绝非陈冠希的 CLOT 与余文乐的 Madness 各据山头。但在 00 年代其实还有一个影响台湾潮流文化甚钜的品牌,那就是李璨琛的 Subcrew。当时的台北潮流气氛仍旧有些许「崇尚海外」的迷思存在,因此曾受过英国殖民统治,带点「洋气」的香港潮流品牌,成为了市场显学。一方面香港与台湾地理位置距离较近,因此在文化散播的速度上零时差,二来港潮品牌的定价与欧美日品牌相比较为亲民,也让潮流爱好者入手更加无虑。

  一方面香港与台湾地理位置距离较近,因此在文化散播的速度上零时差,二来港潮品牌的定价与欧美日品牌相比较为亲民,也让潮流爱好者入手更加无虑。

  Subcrew,这个结合 Sub(潜水艇)与 Crew(团队)的复合字,除字面解释之外,其实还带有在高压环境(深海)中坚守岗位的意义在内。从 2002 年李璨琛决定创立品牌至今,Subcrew 创造了许多辉煌历史,一路以来联名过的品牌包含同为香港的 CLOT、Fingercroxx 以及日本 Bounty Hunter、Devilock 等。曾任职 Subcrew 台北概念店 UNITY 行销公关多年的林尹尧(Joy Lin)谈到 Subcrew 与港潮风行的年代仍难掩兴奋神情。Joy 告诉我们,当年 Subcrew 带起的最大热潮莫过于品牌招牌「V cut」帽型。「因为卖太好了,所以引发当时几乎西门町的所有潮牌都推出网帽,而我们也顺势而为陆续推出与各大单位的联名款式,包含 Stussy、CLOT 与贵站 HYPEBEAST。」

  自此之后,喜爱潮流的香港明星创立自有品牌的风潮,开始如雨后春笋般一发不可收拾,包含随后推出的 CLOT(2003)、葛民辉的 4A LIKE BLACK(2004)以及蒋雅雯的 Little Secret(2008)。这些明星利用良好的影视资源,在各种公开场合与演出穿上自家品牌,同时更在后期积极来台湾设点,并情商关系友好的台湾明星支持,搞联名、办活动,让当时的台北的潮流气氛逐渐活络起来。更重要的一点是,这股「港潮」炫风也引发台湾明星开始如法炮制,如罗志祥的 STAGE(2006)与五月天阿信的 Stayreal(2007),都在接续的两三年后推出,并经营地有声有色。

  这股「港潮」炫风也引发台湾明星开始如法炮制,如罗志祥的 STAGE(2006)与五月天阿信的 Stayreal(2007),都在接续的两三年后推出,并经营地有声有色。

  在 00 年代的台湾,若想最快速知道街头潮流趋势、哪些单品受欢迎?基本上走一遭西门町美国街后,你一定会有答案。而提及这条街上最热销的人气品牌,非 2004 年由陈志宗(Eric Chen)与来自日本的佐藤健二(Kenji Sato)创立的 Remix 莫属。

  绝顶时期的 Remix 有多受欢迎?从大学时期便在 Remix 打工,现任品牌公关的黄键欣(James Huang)告诉我们,当年只要印有 TAIPEI CITY 及 Remix Logo 的 T-shirt 与帽夹都相当热卖。举个例来说,Remix 当年曾与桃园店家 SMOKA 发售联名 T-shirt 引发上千人排队,光一件短 Tee 在 Yahoo!拍卖的炒价更飙到新台币 10,000 元(相当于人民币 4,500 元),破了台湾本土品牌纪录。

  Remix 当时的另一个创举,是捧出了台湾第一个 KOL 艾玮伦(Allen Wes),当年身为店内设计师的他出身独立乐团,穿搭极具风格的他成为当时年轻人的最爱的穿搭示范。而人气爆棚的他甚至在 2010 年发行首张创作单曲《生存权》,同时 REMIX 更打破服装品牌的限制与框架,一手包办这张专辑的企划、MV 制作与宣传工作,并与 G-SHOCK 合作联名推出「DW6900」表款。

  即便实体店铺在近年生存越发艰难,但 Remix 也顺应时代同时发挥品牌「混合」能力,在 2016 年与台湾另一个人气街牌 DeMarco Lab 合并,并将原先店铺改装同时重新命名为具有实验室意义的 Lab Taipei。James 与团队成员相信,即便网络时代全面来临,实体店铺仍旧有它存在的指标意义。「透过人与人之间的接触、店内播放的音乐风格、到空间陈列设计,只有实体店铺才可以让消费者完全了解品牌想要讲的故事与价值。」James 坚定地告诉我们。

  当然,除了 Remix 外,包含近年转型时装化的 OVKLAB(2003)、以及以美式风格见长的 Provider(2004),到主打西岸骑士风格的 B-SIDE(2007),也都有志一同地选择从西门町美国街为起点,更确立了美国街在 00 年代对于台北潮流文化影响的不动地位。

  除了 Remix 外,包含近年转型时装化的 OVKLAB(2003)、以及以美式风格见长的 Provider(2004),到主打西岸骑士风格的 B-SIDE(2007),也都有志一同地选择从西门町美国街为起点,更确立了美国街在 00 年代对于台北潮流文化影响的不动地位。

  其实早在颜社创立的三、四年前,台湾嘻哈音乐已进入蠢蠢欲动的年代,当时包含 MC HotDog、大支的「大马戏团」、前 L.A. Boyz 黄立成领军的 Machi 都慢慢受到市场注目。2003 年,被誉为台湾嘻哈音乐传奇的宋岳庭(2002 年殁)以《Lifes a Struggle》获得金曲奖最佳作词人、2006 年 MC HotDog 的首张专辑《Wake Up》主打歌「我爱台妹」大受欢迎,而《Wake Up》更在隔年破天荒以嘻哈音乐风格获得金曲奖最佳专辑,接二连三的主流市场肯定让嘻哈音乐风潮从地下走向地上,并正式引爆。

  2005 年,甫于大学毕业颜社创办人迪拉(张逸胜),因为憧憬美国独立音乐厂牌,在一股热血冲动之下创立了颜社。「其实一开始很简单,因为我大学时期就认识蛋堡、PG 小猪、MC BZ a.k.a 和尚他们,然后我不是那种会想进入一个公司行号,然后慢慢升迁寻求稳定生活的人,因此就决定干脆自己开个公司,做些自己想做的事。」创立时迪拉绝对也没想到,未来的颜社不仅成功存活下来,更陆续做出蛋堡、Miss Ko、李英宏等不同流派的锡哈歌手,并于 2016 年举办世界巡回,成为台湾地区最具代表性的嘻哈独立厂牌。

  创立时迪拉绝对也没想到,未来的颜社不仅成功存活下来,更陆续做出蛋堡、Miss Ko、李英宏等不同流派的锡哈歌手,并于 2016 年举办世界巡回,成为台湾地区最具代表性的嘻哈独立厂牌。

  当我们问到发展十数年的台湾嘻哈音乐,与其他华语地区相较之下,最大的优势是什么,迪拉告诉我们三个字:刚刚好。「在毕业后踏入这圈子时,其实我也觉得台湾嘻哈音乐环境很艰难,但直到近年来开始有机会和其他华语地区的嘻哈爱好者讨论,才赫然发现 00 年代的大陆、新马地区社会气氛保守,香港则又太西化,箝制了在地嘻哈发展(但大囍门非常棒),而台湾地区正好一切适中,也让我们有了好的起步时机,这点我觉得非常珍贵。」正如同迪拉所说,台湾地区的嘻哈音乐,有别于大陆、香港与星马地区,包含使用的方言(闽南语)、文化性与在地风味都呈现出独树一格的流派,也让嘻哈音乐成功传承至下个世代继续发光发热。

  「才赫然发现 00 年代的大陆、新马地区社会气氛保守,香港则又太西化,钳制

  了在地嘻哈发展(但大囍门非常棒),而台湾地区正好一切适中,也让我们有了好的起步时机,这点我觉得非常珍贵。」——迪拉

  知名水货店 xsPC 的首间实体店铺,便开设于西门町人气复合百货「西门新宿」

  由于台湾街头文化深受日本潮流影响,因此即便在 00 年代后,消费者有了更多样的选择,但「里原宿」的系列品牌如 Fragment Design、Neighborhood、WTAPS、visvim 这些日潮当红牌仍旧有其举足轻重地位。

  在当时,由于网络购物还不如现今发达,因此从 2006 年开始,台北开始陆续出现不少人气水货店家,并取代运动用品店与百货公司成为年轻人入手「潮货」的兵家必争之地。较具代表性的包含 JP Show(2006)、UNDERPEACE (2006)、 xsPC(2008)、EST(2009)到里原(2010)。由于水货店的工作环境光鲜亮丽,同时因为带货关系得经常出国,连带地让水货店成为当年最受年轻世代欢迎的新兴行业。

  由于水货店的工作环境光鲜亮丽,同时因为带货关系得经常出国,连带地让水货店成为当年最受年轻世代欢迎的新兴行业。

  根据西门 xsPC 店主 Princess Yang 表示,最初从网购起家的她,因为当时首间店面店租仅台币万元出头(约人民币 4,500 元),因此在成本不高的前提下迅速开店,但在开店后 Princess Yang 发现许多客人还是需要看到实品才能下定决心购买,也同时因为实体店面的关系增加很多冲动型购物的业绩。尔后由于越来越多水货店出现争食这块大饼, xsPC 也首创将女装网拍的“连线”文化复制至潮流男装,创造第二波高峰。

  而在水货店风行的同时,有另一派人马则倾向直接与品牌谈代理权,以正规经销的方式引进台湾,其中在东区最具代表性的莫过于创立于 2007 年的 Invincible、与高雄起家的 SENSE ORGAN 以及周杰伦所主理的 PHANTACi。

  与全球许多涉足潮流品牌的选货店主相同,曾在美国纽约居住多年的 INVINCIBLE 主理人 Jimmy Wu 在回到台北时,发现这里缺乏贩售 Lifestyle 与球鞋品牌的正规选品店,因而创立 INVINCIBLEI。舍弃海外带货模式,而选择流程较为繁复的正规代理,Jimmy 认为其实两者并没有什么优胜劣败,单纯是自己做事喜欢看较长远的目标。目前 INVINCIBLE 在台湾北中南三地都有设点,同时也握有 Neighborhood、WTAPS、uniform experiment 与 Bedwin 的台湾地区独家代理,稳居台湾潮流选卖店冠军宝座。

  另外在 2007 年,还有几间店铺也在东区做得有声有色,其一是由新加坡艺术家罗杰瀚(Jahan Lo)所开设的着名鞋铺LEFTFOOT 在台北东区设点。当时 LEFTFOOT 除了贩售球鞋外,更同时将店内部份空间设置为街头艺术展场,也算是当时台湾潮流店铺中的一大创举。其他还有从高雄突围,当年在东区握有 CLOT、Devilock 代理权的 SENSE ORGAN,而 SENSE ORGAN 也曾与 LEFTFOOT 推出联名企划,连带拉抬彼此在东区潮流圈的声势。

  最后就是由周杰伦与好友蒋先威(Ric Chiang)共同创立的 PHANTACi,成立以来除了自有品牌的开发之外,也不断推陈出新与 WHIZ、New Balance 及 STARBUCKS 推出各项异业结合计画,这些店面的出现都让当时东区的潮流气氛益发有趣,也让消费者零时差地了解全球流行趋势。

  这些店面的出现都让当时东区的潮流气氛益发有趣,也让消费者零时差地了解全球流行趋势。

  从《放肆玩》、《CLASS》到《Hipper》 看台湾纸本潮媒的经营困境

  《放肆玩 FUNSWANT》第 12 期请到洼冢洋介登上封面,当时他正因跳楼事件在日本面临形象考验

  在 90 年代,台湾潮流杂志仅有日本授权的同名街头杂志《COOL》,以及部份内容取样自日本《Boom》的《Bang》(2017 年 9 月停刊)两本杂志,供潮流爱好者阅读。但到了 00 年代后,由于“台潮”的本土品牌越来越多,于是自 2008 年开始台湾掀起创办媒体的风潮,其中创立于 2008 年的《放肆玩》,正是台湾本土潮流刊物的领头先锋之一。

  「00 年代台湾潮流文化的最大不同之处在于「新」与「尝试」。」—— 《关键评论网》刘怡廷

  曾陆续任职《COOL》、《Milk》,现任《关键评论网》生活风格频道主编的刘怡廷(Jill Liu),多年来媒体经验从街头潮流横跨生活风格,Jill 认为 00 年代台湾潮流文化的最大不同之处在于「新」与「尝试」。「2000 年之前台湾对于潮流或是时尚其实是很陌生的,大家认识的品牌与媒体并不多,但随着互联网越来越发达,台湾开始自己做品牌、办杂志,而我也是在这样的环境之下,决定加入《放肆玩》。」Jill 说。

  《放肆玩》、《CLASS》與《Hipper》這三本雜誌目前在台灣地區都呈現停刊狀態

  首刊采 Free Paper 发行的《放肆玩》,创立于 2008 年 6 月,内容涵盖潮流、娱乐与设计,当年包含米原康正、洼冢洋介、藤井 Lena 都曾是此刊的封面人物。「比起授权类杂志,本土原创杂志相对自由很多,也很感谢当时老板放手让我们尝试很多艺人造型与服装单元。我记得有一期 adidas 跟我们合作了用陈柏霖做封面,当期附带了一支 3D 眼镜,所以你戴上去看封面会转啊转的,没什么意义没错,但就觉得很有趣(笑)。」不过 Jill 也提到此类型本土潮流杂志的最大致命伤在于传统广告商仍旧较买单海外授权杂志,造就此类型杂志广告业务艰难。因此即便在《放肆玩》之后,陆陆续续台湾也出现了几本「MIT」的潮流杂志,如从线上网站衍生的《CLASS》、《BANG》班底独立后制作的《BASARADAN》以及使用日本《Ollie》部份情报的《Hipper》与时尚杂志《MS》团队提案制作的《MEDICINE》,后续都因为广告市场经营不善,走下停刊或转战网媒市场。

  即便在《放肆玩》之后,陆陆续续台湾也出现了几本「MIT」的潮流杂志,如从线上网站 衍生的《CLASS》、《BANG》班底独立后制作的《BASARADAN》以及使用日本《Ollie》部份情报的《Hipper》与时尚杂志《MS》团队提案制作的《MEDICINE》,后续都因为广告市场经营不善,走下停刊或转战网媒市场。

  在街头品牌热潮延烧几年后,台湾的服装环境开始进入下一阶段,同时因为网络资讯扁平化,让不少从「街头」毕业的 25 岁到 30 岁的服装爱好者,开始想要尝试除了 T-shirt 搭配牛仔裤的潮流穿法,因此许多对于时装有热情的服装设计师,便开始推出了介于时装与潮流的服装品牌。其一便是成立于 2009 年的 wisdom。

  从「街头」毕业的 25 岁到 30 岁的服装爱好者,开始想要尝试除了 T-shirt 搭配牛仔裤的潮流穿法,因此许多对于时装有热情的服装设计师,便开始推出了介于时装与潮流的服装品牌。

  就读台湾设计院校第一学府实践大学服装设计系,最早任职于台湾潮流品牌 OVERKILL,并在 OVERKILL 遇到了现在的拍档陈振宏(Alister Chen),人称「小齐」的齐振涵(Hans Chyi)告诉我们当年在 OVERKILL 的所作所学对未来营运品牌影响十分深远。「当时在 OVERKILL 就是第一线面对客人的销售角色,所以如何让产品的设计能与消费者之间有所平衡与互动,是对后来的我很重要的学习过程。」始终把 OVERKILL 当作自己的根本,像 Hans 这样不忘本的设计师在台湾其实不在少数,也让台湾品牌始终多了点人情味与团结性,也是台湾潮流文化中最难能可贵之处。

  「当时在 OVERKILL 就是第一线面对客人的销售角色,所以如何让产品的设计能与消费者之间有所平衡与互动,是对后来的我很重要的学习过程。」——Hans

  2009 年 Hans 以「Urban Outdoor」风格为概念创立了 wisdom,但其实 wisdom 最初设定并非时装路线,而是如同 OVERKILL 般定调在街头品牌。「其实我觉得做服装品牌就是不断的思考,在做一两季街头作品后,我和团队发现我们其实更想要借由 wisdom 传递给消费者的,是时装融合户外风格与细节,因此才将 wisdom 转型至现今大家看到的轮廓。」除此之外,将品牌命名为 wisdom 的齐振涵,「聪明」一字可说是当之无愧,除了 widsom 连续在 2013、2014 年以「Creative Taiwan」之名登上东京时装周,同时在制作 wisdom 期间,Hans 更陆续创立网络媒体 Cadmusfamily 并担任免费刊物《aMAZINE》杂志总编一职。

  始终正面迎战现实环境的 Hans,在 2017 年与台湾服装品牌 if&n,联手打造全新型态的展场空间「IF and DOUBLE U」,以倡导台湾的在地文化概念做出发,于空间中提供食衣住行各面向的生活体验。Hans 告诉我们实体店铺对于消费者来说的指标意义,即便网络再发达也依旧存在。「一直到现在我都还是认为『消费体验』这件事是无可取代的,或许这个时代大量的线上网购早已铺天盖地的进入生活,但消费这件事情,包含触摸材质、试穿版型、搭配款式,我认为还是替代不来。最后,比起『签收』,『提袋』这个动作与成就感更让我觉得享受。」Hans 笑笑的这样告诉我们。

  笔者同时也访问了当时带领 wisdom 等 10 个品牌以「Creative Taiwan」之名走上日本时装周舞台,时任纺拓会时尚行销部的谢佩茹(Peiiru Hsieh),谈到当时与这些品牌合作的契机,Peiiru 告诉我们最早是日本人气百货 PARCO 的执行役沟口岳,在纺拓会所举办的台北魅力展(Taipei IN Style)上发现台湾设计师的潜力,并邀请他们前往日本东京参展及举办 Runway Show。「我觉得这场秀最大的意义在于告诉市场,台湾绝非只会 OEM(Original Equipment Manufacturing,委托代工)与 ODM(Own Designing & Manufacturing,设计加工),更厉害的是我们也有源源不绝的创意。」Peiiru 很自豪地告诉我们。

  2011 年 JUICE 在台北开店,在当时几乎每周末都有如此的排队盛况

  00 年代与 90 年代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越来越多人接触到欧美日本的新鲜事物后,以「分享」的心态传递给周遭喜欢潮流、有志一同的伙伴们,因而带起台湾自创品牌、媒体乃至于策展的风潮,也正如同 Remix 公关 James 所言,这种敦亲睦邻方式推进街头文化的演进,回想起来确实相当温馨纯粹。2010 年后,越来越多的品牌直接入主市场,也让潮流爱好者除了台湾本土品牌之外,有了更多元的选择与入手方法,面对变动越来越快速的国际化竞争,台湾潮流文化又将掀起怎样的浪潮?我们留待日后再次探讨。

http://elek-trix.com/kenyangmading/558.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